部分小基金公司去年以亏损收尾 “爆款”时代马太效应加剧

  • 证券市场红周刊
  • 2021-03-31 16:33:31

上市公司年报披露进入高潮,部分公司所参、控股公募的营收情况逐一曝光,其中,南方、华夏、华泰柏瑞等公司的营收和净利大幅增长,但是浙商、中海等多家基金公司却在权益大年亏损收场。其中,南方基金2020年的营业收入达到56.3亿元,而浙商和中海两家的营收仅分别约为1.51亿元和1.49亿元。

营收和净利的数据相差悬殊,映射出在去年基金发行火爆的年份,基金公司之间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对此,格上财富首席策略师张婷指出,小基金公司当下正面临着投研能力差、销售压力大以及吸纳人才不易等多重困境。

平安证券基金研究执行总经理贾志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对小基金公司而言,起步阶段压力会比较大,但是部分小基金公司的创始团队过往有口碑和资源的积累,可以更快度过创业艰难期。”而知名基金分析师常玏则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大的基金公司目前布局的产品线非常全面,对于一些小基金公司而言,业绩是它们突围的最关键因素,或许会更关注业绩本身。”某种程度上,小公司业绩的起伏直接就会导致规模的暴增暴减。

南华丰淳蹊跷净值大涨的“弦外之音”

作为一家2016年才成立的公募“次新兵”,南华基金想要在一众顶流基金公司中突围并非易事,而爆款权益时代的惨烈竞争更加剧了这种难度。数据显示,公司去年末的规模为34.82亿元,其在143家基金公司中仅排在第120位。

根据其上市母公司去年年报,南华基金去年全年的营业收入为3197.42万元,亏损1168.56万元,较2019年亏损437万元接近翻两番。翻阅其各年度年报数据,记者发现,基金子公司成立以来各年度皆处于亏损状态:2016年(非完整财年)、2017年和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43.05万元、-2409.06万元和-2224.71万元。

对于该基金公司去年业绩亏损的原因,《红周刊》记者发现,公司旗下多数是债券型基金,权益类基金数量较少。但在近两年权益类基金连续平均收益突破30%,产品结构上“重债轻股”的结果最终也导致基金公司业绩惨淡。

具体来看,南华基金旗下产品数量有11只,其中有7只都是债券型基金,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各占2只。而3类产品的规模对比更为失衡,债券型基金的规模为30.3亿元,占公司规模的比重为86.08%,其中仅南华瑞鑫定开1只基金的规模就达到了22.98亿元;而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的规模合计只有1.15亿元和3.75亿元,分别占公司规模的比重约10.65%和3.27%。其中,中证杭州湾区ETF、瑞泽、瑞扬、瑞恒4只产品的规模都位于清盘线以下。

2021年,该基金公司旗下袖珍产品的规模或许仍然难见起色,近期偏股混基南华丰淳的净值异动就是最好的说明。数据显示,该基金去年末的规模为1.53亿元。据记者了解,由于客户在3月10日提出大额赎回,基金经理不得不在3月11日卖出股票来应对赎回。但3月11日恰逢市场大涨,该基金的获利平摊到了更少的基金份额上,导致了基金单位净值的暴涨,单日涨幅达到了31%。

阴差阳错导致长期默默无闻的基金被人关注,丰淳也于3月12日发布公告称恢复大额申购,理由是“满足广大投资人的投资需求”。通常,明星基金经理限制大额申购或放开大额申购一方面是调控规模,另一方面则是出于对未来收益率预判的考虑,但该基金的真正意图或许是借此提升基金的规模水平。

其实拉长时间段来看,丰淳的表现也较为平常。截至3月24日收盘,自2017年12月26日成立以来,该基金实现了46.31%的净值增长率,在570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390位。其去年的净值增长率为52.12%,在同类基金中排在后40%;2021年开年迄今,该基金的净值已经回撤8.07%。

从仓位上看,从去年2季度开始,该基金仓位一直提升,到去年四季度末,股票仓位已经达到93.79%。同时基金经理调仓颇为频繁,例如在2020年之前,该基金一直重仓半导体以及顺周期类行业,但是进入2020年后,该基金的风格大幅改变,转身投入医药股怀抱,而且在2020年市场大涨后,新能源板块相关股票又再度被该基金重仓,整体基金投资偏重于抱团和追热点。

明星基金经理难撑红土创新

公司公募资产管理规模“退步”

与其他小基金公司“一地鸡毛”不同,从旗下产品业绩表现看,红土创新基金似乎尚可。例如旗下红土创新新科技在2020年的净值增长率达到111.35%,在1368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19位,但是该基金的规模只有3.62亿元,较2019年末只增加3.29亿元。

张婷对记者指出:“小基金公司的销售压力比较大,由于这类公司的产品类型单一,所以需要通过高质量的服务以及过硬业绩,赢得渠道和投资者的信任。”

当然,公司的销售压力也并不只存在于这1只基金上。记者发现,在去年权益基金发行市场火热的情况下,红土创新也积极发行新品,在新发的4只产品中,就有科技创新3年封闭运作和医疗保健2只是主动权益类产品。其中由朱然管理的科技创新3年募集金额为2.35亿元,刚刚踩线成立。

更值得注意的是,创新医疗保健为发起式基金,该基金的认购份额只有1010万元,其中募集期间基金管理人运用固有资金认购的份额达到1000万元,也就意味着该基金公开募集的份额只有10万元。值得一提的是该基金的基金经理还是昔日名将盖俊龙。

盖俊龙在2017年离开宝盈后加入了红土创新基金,截至3月24日收盘,自2018年12月14日担任基金经理以来,他在管的红土创新转型精选所实现的净值增长率约为88.42%,但这一水平也仅仅位列同类产品中游。

此外,《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在转型精选的重仓股中,电子及电子设备是最主要的重仓行业,例如欣旺达、紫光国徽、领益智造等均被重仓。令人疑惑的是,盖俊龙去年新挂帅的基金是红土创新医疗保健,但在转型精选之前的重仓股中,实际很难发现医药股的身影。在此前宝盈时代,盖俊龙重仓股票一般集中在电子、汽车、机械设备等领域,似乎对医药股也很少涉猎。去年末,转型精选和创新医疗保健两只产品的规模都在清盘线以下,其合计的管理规模仅约为5800万元。

截至3月24日收盘,今年以来转型精选净值已经回撤16个百分点,回撤幅度在2000只同类基金中排在前70位。此外,朱然的红土科技创新3年封闭、石炯的红土新兴产业的净值回撤幅度也分别达到了18.35%和17.08%,节后市场的整体低迷让今年公司的盈利前景更为“雪上加霜”。

基金公司马太效应愈发强烈

榜尾小公司或沦为发行大战中的“炮灰”

除去上述两家,在已经曝光2020年业绩的公司中,中海、浙商等公司已出现了业绩亏损,而南方、华夏和华泰柏瑞的营业收入排在最前列,分别实现了56.3亿元、55.39元以及11.24亿元的收入。

《红周刊》记者发现,基金公司的盈利情况与公司规模的相关度紧密,南方、华夏和华泰柏瑞3家公司去年末的规模分别为8474.19亿元、8184.54亿元、1691.06亿元,而南华、中海的规模则分别仅为35.2亿元、135.35亿元。对此,张婷表示:“小基金公司管理资产规模较小,管理费收入低,但是很多人员又是必须配置的,所以导致了收入难以覆盖成本的情况。”

此外,她还强调:“有些成立时间比较长的公司,由于投研能力相对较弱,产品业绩也不突出,增量资金规模难有明显起色,一直呈现亏损。此外,部分基金公司股东变更频繁,公司组织和目标的不明确也导致业绩停滞不前。”

对于股东不是上市公司的基金公司,目前还没有相关财务数据的披露,但是从它们去年末的规模来看,生存困境可见一斑。其中规模最小的是2019年刚刚成立的明亚基金,公司规模只有5510亿元。天天基金网显示,明亚旗下只有明亚价值长青1只基金,该基金成立于2020年4月24日。截至3月24日收盘,该基金成立以来的回报率只有25.17%,不仅跑输偏股混基的平均收益率,而且也跑输了同期沪深300指数涨幅,在1121只同类基金中仅排第926位。

据《红周刊》记者统计,有11家基金公司在去年末的规模低于10亿元,除了上文提到的明亚基金,它们还包括国都证券(基金公司)、国开泰富、国融基金、华宸未来、兴华基金、合煦智远、达诚基金、中科沃土和凯石基金。而它们的股东背景也并不显赫,例如凯石基金、达诚基金、合煦智远的第一大股东都是个人,其余几家也多为中小券商。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

热门资讯

 

联系邮箱:553 138 [email protected] 法律支持:广东海新律师事务所 刘海涛 律师

粤ICP备18023326号-36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