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士兵割喉儿童杀人竞赛 特别调查员将可能进行刑事起诉

  • 土澳的生活
  • 2020-12-25 16:50:56

据澳媒报道,澳军士兵在阿富汗犯下39起非法谋杀,部分士兵被指参与杀人竞赛及虐待平民。调查报告一经公开,便在国际社会上引发巨大反响,大量媒体对此进行跟踪报道。

《每日邮报》报道称,澳洲空军特种部队(SAS)犯下的这些暴行如此恶劣,以至于周四公布的报告中有50多页的内容不得不被删节。

这份澳洲国防部队(ADF)报告揭露了25名现役或前SAS人员实施的令人震惊的39起非法谋杀,还有欺瞒和掩盖事实行为。

这些士兵被指控参与杀人竞赛,虐待平民,还吸毒和酗酒。

少将Paul Breteton花费了四年半的时间调查特种部队士兵在2005-2016年间的行为。

调查报告指出特种部队中存在一种暴力、虐待战俘和掩盖处决行为的文化。

鉴于这一被称为“澳洲军事历史上最可耻的事件”,SAS第二中队将被解散,士兵可能被剥夺勋章,还可能被以战争罪起诉。

 

阿富汗外交部长表示,看到报告内容后他感到“恶心”,但也表示对“不可原谅罪行”的调查是“迈向正义的重要一步”。

昨天,莫里森总理致电阿富汗总统加尼表达深切悲痛,并向他保证将派出一名特别调查人员起诉暴行参与者。

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发表声明谴责澳洲特种部队的行为。

“报告清楚表明澳洲部队参与了对包括孩子在内的阿富汗人的谋杀和虐待,故意实施非人的暴力行为,其背后是一种共识,就是阿富汗人的生命,不管男人、女人还是孩子的生命都是没有价值或尊严的。”声明表示,“只有通过一系列独立调查,我们才能揭露他们漠视阿富汗人生命的真正程度,这种漠视让谋杀正常化,导致了战争罪。”

人权观察组织澳洲负责人Elaine Pearson对半岛电视台表示,阿富汗受害人应该在这些“蓄意和冷血的谋杀”事件上得到迅速和独立的正义。

她对BBC表示,“最终,如果我们要讨论问责,那么就不应该止步于扣动扳机杀害这些人的人。”

“这也与指挥责任有关,所以我认为那些知情或应该知情的人也被问责也对这些行为负刑事责任很重要。”她说道,“因为最终,这是一种杀人被正常化的文化,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被鼓励,这种文化真的需要改变。”

国际特赦组织澳洲分部表示,尽管伸张正义很重要,但受害者的家人也应得到同等的优先考虑。

“必须充分研究这39起谋杀对受害者的家人和社区所造成的全部影响,并向这些家庭和社区提供适当的支持。”他们表示。

澳洲总督David Hurley向阿富汗受害者的家人表示慰问,这些战争罪行发生时他是澳洲国防军的总司令。

他说这些“不可原谅的暴行”是“少数人”犯下的,并被直属上级故意隐瞒。

“作为2011年7月至2014年6月间的国防军总司令,我对我委托进行的调查平民伤亡人数的ADF调查和调查程序没有披露这些罪行的存在深感失望,其中很多罪行在行动报告中都被掩盖为战斗伤亡。”他表示。

拯救儿童组织澳洲副首席执行官Mat Tinkler表示,报告的公开是受欢迎的,后续的起诉对于追究这些违法行为的责任和伸张正义至关重要。

“我们知道所有的战争都是反儿童的,但得知澳洲士兵对儿童犯下暴行仍令人震惊。”他表示,“澳洲对这些令人发指的发现作出有力回应,将表明我们国家致力于维护国际人道主义法律,包括在战争中保护儿童。拯救儿童澳洲组织向因此遭受苦难的阿富汗人民表示最深切的慰问。”

澳洲前总理陆克文表示,他对在阿富汗服役的澳洲士兵可能犯下的冷血谋杀罪行感到“恶心”。

他是澳洲在阿富汗部分军事行动期间的总理。

“这些行为公然违反了我们庄严的法律义务……也背叛了澳洲人希望他们的军队推进和捍卫的道德准则。”他表示。

澳洲政府表示将会对被澳洲士兵杀害的受害者的家庭进行赔偿。

多达3000名士兵可能被剥夺“集体立功嘉奖”,这是一种授予在特种部队做出“持续杰出服务”的人的荣誉。

如果罪行上升到战争罪的程度,高等法庭可能会进行刑事审判,而不是对外不公开的军事法庭。

这些案件可能需要很多年时间审理,花费政府和士兵大量的金钱。

报告中有一页写到,因安全、隐私和法律原因,365-419页(包括在内)已被删除(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Breteton在调查期间进行的许多面谈会使司法进程变得复杂,因为很多是在不允许在未来的起诉中使用的情况下进行的。

媒体巨头Seven West Media主席Kerry Stokes表示愿意为25名被指控的士兵和其他涉案者支付法律费用。

他的发言人表示,他建立的一项基金可能会被用来在内政部特别检察部门调查期间支持士兵。

这笔钱可以花在法律费用和精神健康治疗上,但Stokes并不直接控制基金,由其执行人做决定。

在长达456页的报告中,有一起事件被描述为“可能是澳洲军事史上最不光彩的事件”,它被完全删节。

“我无法说明具体情况。”澳洲国防部长Angus Campbell表示,“这正是它被删节的原因,Brereton确实描述了一件完全不光彩的事情,它需要被依法删节。在历史要被书写的时代,这是耻辱。”

从文件中可以看出,有一起事件涉及两名14岁男孩,他们被SAS拦下,SAS认为他们可能是塔利班的同情者。

据称两名男孩被割喉,尸体被装在袋子里扔进了附近的河里。

Campbell为澳洲士兵非法杀害囚犯、农民和其他平民道歉。

“我代表澳洲国防部队为澳洲士兵的任何不当行为向阿富汗人民真诚、毫无保留地道歉。”他表示,“我也为澳洲国防部队成员的任何不当行为向澳洲人民诚挚道歉。”

他说“这些非法杀人行为没有一起被描述为是发生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

还有证据表明,巡逻指挥官要求下级士兵射杀囚犯,这种做法被称为“流血”获得第一次杀戮。

“通常情况下,巡逻指挥官会控制一个人,然后下级士兵……会被指示杀掉那个被指控的人。”报告表示,“‘投掷物’——武器、收音机或其他设备会被放在尸体旁,然后为了写行动报告和躲避审查,他们会编造一个故事。”

Campbell概述了“以自我为中心的勇士文化”是如何导致“走捷径、忽视和扭曲规则”的。

“特种空军部队第二突击团还出现了一种有害的竞争。”他说。

自2016年以来,澳洲国防军监察长一直在审查澳洲特种部队在阿富汗犯下的战争罪指控。

报告是在采访了423名目击者、分析了2万多份文件和2.5万多张图片后撰写而成的。

Brereton发现,有可靠证据表明在23起事件中共有39名阿富汗公民被非法杀害。

他还列举了另外两个例子,即有囚犯被澳洲精锐部队虐待。

有几名被杀害的阿富汗公民没有参加敌对行动,而大多数被害者是战俘。

Brereton确认有25名现役或前ADF人员被指控犯下一项或多项战争罪行。

报告调查的时间范围是2005-2016年,但被揭发的几乎所有事件都发生在2009-2013年间。

“这些都不是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在压力下做出的有争议的决定。”报告表示,“战争罪是被杀害的人明显是或应该是一名非战斗人员。”

还有另外几十项指控无法得到证实。

Brereton还发现,有可信的证据表明,一些士兵携带武器和军事装备等“投掷物”,以便使被杀害的人看起来像是一个合法目标。

调查还建议国防军总司令将36起事件报告给澳洲联邦警局进行刑事调查,暴行涉及23起事件和19人。

Brereton将最大的责任归咎于巡逻指挥官,认为他们最应该对煽动或指挥下属犯下战争罪负责。

“犯罪行为是在巡逻指挥官的层面上被构思、实施、延续和隐瞒,责任就在这个层面上。”报告表示。

莫里森此前宣布将派出一名特别调查员来进行可能的刑事起诉,目前还无人到任。

报告建议,如果有可靠的证据表明一些现役ADF人员有不当行为,但不足以定罪,应对他们采取行政行动。

报告还建议澳洲赔偿被非法杀害的阿富汗人的家庭,而不必等待刑事起诉。

“这将是恢复澳洲国际声誉的重要一步,尤其是在阿富汗问题上,这是应该做的正确的事情。”报告表示。

此外,报告还建议剥夺一些个人和团体的各种勋章。

“不得不说,这份报告披露的内容是可耻的,是对澳洲国防部队专业标准和期望的极大背叛。”报告表示,“我们开展这项调查的目的是希望能够报告说有关战争罪行的传言是没有事实依据的,我们没人想看到现在的结果,我们都被震撼到了。”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

 

联系邮箱:553 138 [email protected] 法律支持:广东海新律师事务所 刘海涛 律师

粤ICP备18023326号-36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