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 » 收藏 » 艺术品拍卖 打个假为啥这么难

艺术品拍卖 打个假为啥这么难

2017-10-13 16:14:21 来源:中国收藏网 作者:王宏伟

近日,一件被标为宋代定窑的“美人枕”在澳门舍得拍卖公司拍出了3.5亿港币的天价,这不仅破了澳门艺术品拍卖的纪录,也破了定窑的世界拍卖纪录。但很快,这件昂贵的“国宝”被业内指斥为赝品,并涉嫌自买自卖,操纵交易,并由此引出话题:艺术品拍卖,打假为何那么难!

 

  天价拍品是否假拍、拍假,谁来断? 

  尽管这件瓷器配有热释光报告,但依旧被众多行家视作赝品。 

  新浪微博博主、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燕语君达”称,“此件大瞎货造型、比例、开脸都假得离谱”,他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调侃这根本不是“美人枕”而是“肥婆枕”。在他看来,这件拍品显然是移花接木,把中学教科书上宋瓷孩儿枕的头换成了美人头。“实际上,定窑美人枕是有标准器的,曲阳定窑遗址文物保管所就有一件出土的文物,两相对比就可以看出这件拍品有多么粗制滥造。” 

  一些网友们通过检索发现,这件“美人枕”的藏家和买家居然是同一家公司——贵州琮尚公司。新闻报道显示,早在2014年12月,这件拍品就出现在盘古大观33层的琮尚国际艺术展示中心;今年1月,琮尚国际艺术展示中心举办定窑专家研讨会,这件拍品再度亮相。而拍卖结束后,高调宣称自己即是买家的,还是这个琮尚公司的负责人。这也就难怪网友会怀疑这是一种自卖自买行为,背后隐藏的可能是更大的商业目的。 

  “拍出去不算数,真正付款才算数,好东西是不会交给这类不入流的拍卖公司上拍的。”行家“好事居”如此点评。然而,舆论虽然一边倒地认为“美人枕”涉嫌假拍、拍假,但并未见到权威机构或政府部门发声。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几年前“汉代玉凳”创下2.2亿元天价神话事件,“金缕玉衣”更被5位国内文物界“泰斗级”专家集体鉴定其为罕世珍品,并给出24亿元估价,而这些“天大的笑话”,至今没听说有谁为此负法律责任。 

  无权威、无标准、无底线,保真难! 

  文物艺术品打假难,这是一个讨论了无数遍却又无解的难题,涉及到《拍卖法》不保真条款,涉及到鉴定难,涉及到人性中的偏执与贪念。 

  珍贵文物讲究流传有序,而《美人枕》却横空出世;造型像孩子一样顽皮地趴着,却有一个盛妆的美人头;国宝级文物不找苏富比、佳士得、嘉德、保利这样的大拍卖行,却选择了一个成立仅半年的小公司……疑点是明显的,但你仍无法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它是假拍、拍假。 

  许多人把假拍、拍假的问题归咎于《拍卖法》的不保真条款,并呼吁修法。 

  的确,这个条款让一些拍卖公司钻了空子,只要声明不保真,拍卖公司就不用担心被追究法律责任。但是这条法律迟迟得不到修改,并不是政府不作为,而是“实在是没法修改”。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欧阳树英告诉记者,中拍协从2012年起启动了一项全球性调研,对英、法、美、德、意、荷、瑞士、日本、新加坡和港台地区的拍卖业进行调研,以了解国际上关于瑕疵担保责任的法律和行规,发现这些国家都没有绝对保真条款。世界拍卖业鼻祖苏富比、佳士得都有几百年历史,他们制定了拍卖业的规则并传播到全世界,但只有拍品被证明为蓄意伪造的赝品时,拍卖行才会退还货款和佣金。 

  他认为,不保真的理由在于,价值的不确定性是文物艺术品的基本属性之一,拍卖行即使尽最大努力仍然会有失误,珍品被证实为赝品的事在世界各大博物馆也屡见不鲜,如果法律要求拍卖行必须保真,显然是有失公平。 

  没法保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鉴定难!30多年前,国家文物局组织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对全国范围的古代书画进行“普查”,徐邦达、谢稚柳等大家的意见常常相反,这些都白纸黑字写在《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实录》里,我们该听谁的呢?现在文物艺术品鉴定更加混乱,可以用无权威、无标准、无底线来形容,很多专家给钱就开证书,但在法律上,没有任何机构和专家的鉴定意见,在民事纠纷中具备法律效力。国内也没有一家这样的权威机构,可以对文物艺术品的真假一锤定音,那么拍卖行即使想保真,又该找哪一个第三方来“掌眼”呢? 

  港澳公司从事拍卖无需资质,要小心! 

  “美人枕”事件中,一个重要角色就是这家名为舍得的拍卖行,去年12月底刚刚成立,头一次拍卖就创下了定窑拍卖世界纪录,不由让人疑窦丛生。业内人士介绍,在香港和澳门,从事拍卖并不需要资质,而在内地,拍卖文物艺术品要有高额的注册资本,并且至少三年正常运营,拍品拍卖前还需经过省级文物主管部门审核,因此港澳地区就成为一些李鬼拍卖公司的避风港。 

  南京藏家刘琳(化名)告诉记者,自己曾上过类似的当。2年前,一家设在上海、名为香港盛世拍卖的公司称可以将她的翡翠观音和黄花梨龙纹椅送到香港拍卖,但要先收取5万元策划费,她到香港参加拍卖会时发现举牌的永远是那几个人。最终一份南京海关的问讯笔录揭开了这家香港拍卖公司的画皮,该公司由一位80后大学生在香港注册,赚钱途径是:在内地揽客,先把赝品和工艺品估出天价,再按5%的比例收取图录费,而在拍卖时故意造成流拍,拍品不用成交,拍卖公司就能赚高额的图录费了。 

  保利拍卖市场部工作人员姜珂提醒说,正规拍卖公司鉴定和印图录都不收费,只有在拍卖成交后才会收取佣金,这是全世界的行规。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因为管辖权限制,内地执法部门很难赴境外调查,无形中加大了文物艺术品打假的难度。
免责声明: 本文(艺术品拍卖 打个假为啥这么难)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广东之窗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广东之窗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总编信箱:gd@igdzc.com

粤ICP备16091173号-2

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7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